旧梦拾花

懒癌晚期orz

怀疑自己是假的🌚🌚🌚
不会上色的痛
你们打死我吧!!!

【喻黄】喻黄的七生七世(BE预警)

一篇小短篇X
作为烦烦的生贺啦!没忍住早点发上来了QAQ
感觉写成了BE大合集QAQ(虽说生日写这个不太好…)
拒绝刀片!!!(但我总觉得会收到好多…)
最后…这里拾花!请多指教!/鞠躬
--------以下是正文--------
#七生七世
第一世,他是小鸟,展开羽翼在空中飞翔,无忧无虑,没有羁绊束缚。
第一世,他是书生,在屋子中读书,看那四书五经,看那历史典故。
顽皮的孩子拿起弹弓,小小的石子伤了他脆弱的翅膀,让他跌落在地。
他大声叱开孩子们,捡起掉落的小鸟。
特别有朝气的,淡淡的金黄色的羽毛粘上灰尘,有些狼狈。一双褐色的眸子,干净纯粹,向往的,是自由。
你好呀,小鸟。
他笑着捧起鸟儿,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像捧着整个世界。
后来,发生了火灾。
别人说,唯一飞出来的,是一只小鸟。
淡金色的羽毛。
鸟儿不会忘记的,书生的最后一句话:
走吧,鸟儿。你应该是自由的。
黄昏时分,夕阳如火。

第二世,他是九尾妖狐,走遍座座高山,看遍山河美景。
第二世,他是无名药师,穿过家家门槛,救下无数生灵。
他突然出现,为的是妖刀冰雨。尾巴摇晃着,神态高傲。
他淡然应对,针针见血,把人辩地无言,微笑代以言语。
他不顾警告,触及禁忌的妖刀。年轻的生命在一瞬间,走向死亡。
他的时间不多了,他自己知道。
他想回到故乡,回到成长的地方去。
最终,沉醉于梦中。
手抚墓碑,是冰凉的触感。
连我为你起的名字也听不见了啊………
-红土之上,万千白花盛放,如雪色星海。
-恰夜雨声烦,心生悲念,落得相思之泪。

第三世,他是联盟有名的话痨,蓝雨的利剑。
第三世,他是联盟有名的手残,蓝雨的基石。
比赛失利时他难过又不得不服气,垂头丧气没了话痨的样子。
他挡在他面前,淡蓝色的身影遮住对方难堪的样子,他微笑着,推掉了一切采访。他轻轻搂着被挫败感弄得心情低迷的他,温柔如水。
他安慰他说:下次,会赢回来的。
他不想让他担心,立刻恢复到充满活力的样子。
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。
但,只为蓝雨罢了。

第四世,他是夜幕之下的剑客,锋利的剑刃收割着性命。
第四世,他是黑暗之中的术士,挥舞法杖打开死亡之门。
他们被逼到悬崖边缘,晚秋的寒风刺骨,落叶随风,归于土地。
变化莫测的伞映出金属特有的冰冷。它的主人将他甩出,伞柄变长,伞面收缩,俨然是矛的模样。矛头,直指二人。
他手握冰雨,立在术士跟前。
他永远是他最坚实的盾。
他看着剑客的背影,突然有些释然的感觉。也许是感动,也许是欣慰。
但这些不重要了。
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,就那么笑着,身体向后一倾,随之而来的是漫长而短暂的失重的感觉。
真好啊,最后一眼看到的是你。
我的失误就是你的机会。活下来。

第五世,他是卖花的少年,沐浴在花香之中,时间久了,也染上了花的香气了。
第五世,他是花店中的一枚种子,静静躺在杉木架子上,任凭身上落上灰尘。
有一天,他拿起他,把他埋进了花盆,撒上了水。
后来他长大了,叶子繁茂。渐渐的,冒出一个个花骨朵儿。
水蓝色的小花朵朵簇拥在一起,就像水滴的形状。
他对着他笑,手指轻轻拨弄小花,动作轻柔如对待易碎的玻璃。
只要能让他展露出笑,花就满足了。
日子一天天的过去,他花开花谢,不断重复,不断轮回。
少年看着他笑,就如午后阳光般耀眼。
他至始至终都没有把他卖出去。
直到有一天,他没有等来少年。
第二天,他还是没有来。
第三天第四天,他没有来。
他等啊等啊,忽然发觉了一点。
或许,他再也来不了了…
门外,警车的声音和救护车的声音混在一起,嘈杂得不像话。

第六世,他是海边小镇中的普通居民,打鱼游泳,悠闲自在。
第六世,他是深海中的美丽人鱼,躲在礁石后看向镇里人。
有天他在海边玩耍,无意中看到了他。
人鱼是多漂亮的生物啊!湛蓝色的长长鱼尾在水中摇摆,蓝色的眸子也深邃的像海洋一般,难以猜测。
从此,他每天都去海边,不做别的,就远远地看着他,一个人坐在沙滩上。
直到那天他走进了温凉的海水,一步步踏向人鱼的方向。
这才是看到他的全貌了。
人鱼微笑着,张口想要说话,却只能发出难听的嘶嘶声。
他一下子局促不安起来,细眉皱起,也马上闭上了嘴,失落的,动作轻柔地往海里一扎,再也没了影子。
再见到他是三年后了,就在他们的船触礁沉没的时候。
冰冷海水无情地灌入口鼻,慢慢地模糊了意识。
我快要………死了吧?
隐隐约约间听到的,是人鱼的嘶嘶声。
他来了啊……
他被人鱼拖到岸边,却再也没有醒来过。
有透明晶莹的液体滴到他脸上——那是人鱼的眼泪。

第七世,他是普通的人类少年。
第七世,他是普通的人间游魂。
游魂总爱在少年身边,看着他,跟着他。
少年从来没有察觉到游魂的存在
直到有一天,少年去扫墓的时候发现了一座特殊的墓碑。
布满了杂草,香也很久没有人烧过了。之前摆上的白菊花,早已干掉了,如同没有补充充足营养的孩子。
他起了怜悯之心,为墓碑拔掉了杂草,烧上香,摆上白菊花。
在香点起的时候,借着飘忽缭绕的烟雾,他看到了。
神情悲伤的,跪坐在墓碑前的他。
他的手伸出,抚上墓碑的碑面。
光滑,没有任何的字,任何的照片。
他鼓起勇气问游魂:
为什么没人为你扫墓?
游魂轻轻说:
唯一能为我扫墓的人忘记了我。
六年前,一场车祸。
是我代替你死的啊……你却忘记我了……
最终游魂抹掉了他存在的所有证据。
没关系,只要你能好好活下去,我能好好看着你就好。
--------END---------